A · L 玉

看完了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心生许多感慨,这篇小说中的主人公斯朱兰和《刀锋》中的拉里一样,他们的一生都在自由地寻求灵魂栖息之地。

斯朱兰对艺术的执着追求,令他可以在40岁的年龄上放下一切,毅然舍弃前几十年苦心孤诣奋斗得来的一切,净身出户追求理想的精神,试问有几人能够做到?

六便士很少,用它做不了什么,可我们每个人脚下的六便士是我们的现实生活,我们放不下也离不开,而仰头所见月亮,则代表我们内心里的人生理想,我们一辈子都在赶路,匆匆前行,这过程中有几人能常常仰头望月,时时提醒自己的人生理想呢?

落实到我们的生活里,平凡如我,也许既不能放弃六便士,也需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给自己留点时间,别忘了奔波劳碌之余仰视一下天空中的月亮吧……

做你最想做的,生活在你喜欢的环境中,求得内心安宁,就是糟蹋自己的人生?成为年入过万的知名外科医生,娶个美娇娘,就是成功?我想这取决于你对人生意义的看法,你对社会、对个人的要求。

音乐随身听:

©绘画:Paula K

“当我心无牵挂的时候,贫穷对我来说只是晚上吃馒头和吃牛排的区别,无损我的快乐。可当我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我才深深的感受到了什么是贫穷所带来的自卑,非常。”

via网易云热评

更多内容 点击 ☞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    我能想象他们正派体面波澜不惊的生活,膝下一双端庄开朗的儿女,显然注定要正常延续他们的家族地位和传统,可谓颇有成就。夫妻俩将不知不觉变老,看着儿女长大成人,时机成熟结婚成家,一个娶来漂亮姑娘,复又生儿育女;一个嫁给英俊威武的男子,肯定是个军官。最后,老夫妻骄傲优裕地隐退,备受子孙爱戴,过完幸福充实的一生,在耄耋高龄安然入土。
    这准是世间无数夫妻的人生故事,一种家常体面的人生轨迹,让人联想到平静的小河,平稳蜿蜒地流过青青草场,沿岸佳木掩映,最终汇入浩渺的海洋。然而海如此镇静,如此沉默,如此冷淡,你心头蓦然掠过一阵隐隐的不安。也许这只是我天生的情结,那时候已经非常强烈,觉得这种生活,这种随大流的生活,有点不对劲。我承认其社会价值,我清楚其安稳的幸福,血液中却有一股热流需要更狂放的通道。这种轻而易得的快乐似乎应该警惕,我心底渴望更惊险的活法。若能改变,改变并体验未知的激情,我随时准备攀越嶙峋的怪石,涉足阴险的浅滩。

人生的路要有转折,才会有惊天动地的响,起起伏伏,都是平常,而生命得有裂缝,光才有机会照进来。

你最终会发现茫茫宇宙中所经历的事情不过是一场场梦境,从一个梦里醒来,又去做另一个梦,而唯一真实的感觉,是最后的荒凉和孤独。在梦醒来后,我们总会留下些什么吧,比如一些辨不清真假的感动和记忆。

这些感动和记忆,可能足以让我们对抗时间和苍老了。

爱情这件事,谁都定不了,只有老天才能定得了。活着这件事,也靠投胎的运气,个人努力以及遇见什么人。

原来我们并不需要很多人,只要一个人就够了。一个人就可以让整个世界都有意义。

音乐随身听:

©摄影师:Gundega Dege

再也没有人死于心碎,一种叫作麻木的特效药治好了这种鬼病。

——索尔·贝娄《更多的人死于心碎》


微信公众号:每日意图

其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伤害到你,除非你想让他伤害,心甘情愿让他伤害。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的吧……